>>>书籍建成的小镇
照片: Cornfield / shutterstock.com

书籍建成的小镇

电子书将消灭纸书这一世界末日般的预言远未达成。电子书在踩刹车,而传统的纸书则远远领先了数公里的距离。这就是“书镇”的兴起。
预言并没有兑现。2017年本来应该是美国电子书销量超过纸书的年份。出版市场的消失正在变成一个没有力量的说法。电子书正处于减速阶段。甚至是年轻人都成为了这种情况的负责人。16至24岁间的读者中,有73%的人肯定,他们偏爱纸书。而这正是“书镇”崛起的理想氛围。
作为60年代起出现的一种社会运动的结果,目的是为了重整经济衰退的城镇。历史悠久的乡村地区把主要活动集中在文化上:书店 – 主要以古老的、稀有的或二手书为主 – 、文学聚会、集市等等。这是嬉普士的烂漫梦想,亦或是千禧世代出生的青少年的噩梦。今天,“书镇”是游客和藏书家前往的焦点。
塔玛拉·克雷斯波辞去在城里担任的新闻记者工作,开办了这个以自己的爱好为专长的书店。
照片: Fidel Raso

世界各地的活动

到6月5日为止,在 Hay-on-Wye 正在举办“Hay Festival”。八月第一个周六是 Redu 镇的书之夜。从1991年起,每年有5.2万名游客参观法国的 Montolieu。 每月第三个周日,在 Clunes 会组织由作家参与的对话活动。

第一个书镇是英国威尔士的Hay-on-Wye,由理查德·布斯(Richard Booth)于1962年建立。它的目标是将“可持续性乡村发展与旅游”相结合。为了将这一模式应用在其他国家,他成立了 IOB 机构,负责统一标准。这一机构的主要活动是组织“Hay Festival” – 一个从27年前起就开始在数个书镇同时举办的文学聚会。
伊内斯·托哈里亚(Inés Toharia)和伊萨克·加西亚(Isaac García)住在威尔士附近的时候认识了布斯。布斯向他们宣扬了成为书店主人的想法。当西班牙也想成立自己的书镇时,他们觉得机会来了。他们选中的地方是瓦拉杜利德省的 Urueña。这是一个仅有200名居民的由中世纪城墙围绕的小镇,他们在那里开设了自己的书店:El Grifilm, 致力于电影方面书籍的销售。到今天为止,这里已经开设了八家类似的书店。最新的一家名为“Primera Página”(第一页),店主为塔玛拉·克雷斯波(Tamara Crespo)和菲德尔·拉索(Fidel Raso),致力于新闻、摄影和旅游书籍。“这里呼吸的是书籍、阅读所需要的回味感,”克雷斯波解释道。“这个书镇充满了历史;来这里的藏书者抛开了城市里的匆忙,享受我们提供的小书店特有的个性化服务。”
欧洲最重要的书镇之一是靠近卢森堡的比利时的 Redu 镇。诺埃尔·安塞洛特(Noël Anselot)在从威尔士回来五年后,于1984年成立这个小镇。 现在,这个仅有500位居民的小镇拥有超过20个书店,都位于一些古老的别墅或农庄中。其中某些书店的名字很有文化气息,例如“ Fahrenheit 451”(《华氏451度》-小说名)。不过不像在书中一样,这里,人们不会焚书,而是将书奉为天神。
Clunes 的书店主和农民们一起,在街上摆摊出售自己的商品。
照片: Clunes Booktown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地区的 Clunes 是南半球诞生的第一个书镇,这里经常举办主题文学节。除了书店外,还可参观葡萄园、古董车俱乐部和金矿。而书节举办期间,旅游人数上升20%。
Urueña 的 E-Lea 中心是一个阅读写作空间和装订作坊。
照片: Fidel Raso
自2007年开始,马来西亚有了东南亚第一个书镇:Kampung Buku,由政府筹建,并专门开辟了有关马来西亚的书籍区。共有1.5万册书籍销售。韩国首都首尔附近也诞生了坡州书镇。在这个深受战争创伤的地方,他们将书镇看成“恢复丢失的人性”的方式。
法国、意大利、德国、美国也相继加入名单。IOB机构下的17个城市以及三十多个非官方城市显示,纸书不但没有消失的趋向,而且成为了最有力的旅游需求。书籍建成的小镇,出于对文字的热爱而诞生的小镇。

相关文章

五星级铁轨

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路程,这一点再明显不过了。如果是乘世界上最豪华的火车旅行,那更是如此了。

约旦瓦迪穆吉布峡谷

负400米海拔的穆吉布是世界最低的自然保护区。在它的峡谷中可以体验极度刺激的冒险之旅。

德克萨斯的叛逆小子奥斯汀

将自己定义为:“一丝好教养与爱说大话的德克萨斯人习性的混合”。奥斯丁反潮流而行.....而且以此为傲。

在爱尔兰的水上行走

Gobbins栈道是Causeway Coastal Route的一部分,因为翻新的结构而恢复生机,但是仍然保持了爱德华时期的特色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