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过去
照片: Carlos Luján

回到过去

“古着”市场、酒店、商店和餐厅是时光机器中的孤儿们找到过去那个时候的气氛、体会回到家里感觉的地方。
“英国年轻人齐齐来到波托贝洛路购买军用大衣和爱德华时代手制精致连衣裙,更有甚者,他们还公然在社交场合穿戴这些服饰,”1967年一期的《纽约时报》社论这样说过。对于二战后时代的消费主义者来说,二手货是贫穷的代名词。可是对于伦敦崇尚“mod”现代主义的年轻人和旧金山“嬉皮士”来说,使用二手货无疑是体现个性的一种方式。六七十年代的新音乐和社会潮流提高了二手服装的地位。
:劳拉·冈萨雷斯为 Marguerita 披萨店设计的装修不是一家典型的意大利餐厅常有的形象。
照片: Carlos Luján

“vintage lovers”们的集市

Frock Me!Vintage Fair 自15年前起就在切尔西旧市政厅汇集从20到50年代的设计师服装。伦敦古着物品狩猎者每周六前往圣马里波恩教堂的Cabbages&Frocks Market,周日则前往 Brick Lane。

从那时起,年轻人和那些不太年轻的人们纷纷来到伦敦波托贝洛、斯毕塔菲尔德或卡姆登跳蚤市场,寻找二手服装和过去时代的物品。 演员和歌手们常去的是 New York Vintage 商店、专门出售意大利珠宝的威尼斯 Le Gioie di Bortolo 商店,或者是伦敦的Absolute Vintage 和 Retromania。服饰和家装物品今天所代表的流行度和权威度,令得购买这些物品成为一个困难而昂贵的选择。所以“vintage”古着风格今天已经演变成 retro (复古) 或 repro (复制)风格,也就是说,把新的东西做旧。
艳羡洛克菲勒或范德比尔特家族度过的轻松假期的人们可以入住 The Breakers Palm Springs。这栋始建于1896年的建筑于三十年代重建时,仿效的是佛罗伦萨美第奇宫(Palazzo Medici)的风格。这里保留了由意大利画家绘制的天花板以及花园喷泉。另外还添加了面向大海的泳池和圣特罗佩风格的酒吧。“古着”上的“古着”。
出售二手货的跳蚤市场是伦敦、罗马、巴黎或马德里最热闹的休闲场所之一。
照片: Carlos Luján
可是,如果没有一栋保留完整的历史性酒店,你可以自己创造一个。全新的巴黎的 Hotel Paradis 或曼谷的 The Siam Hotel 就重塑了过去时代的氛围,令客人在面对其他以实用功能为主的酒店前倍感特别。怀旧电玩人士也有一座特别为他们设计的酒店,位于阿姆斯特丹的 Arcade Hotel 向客人提供最近三十年来的电玩和游戏机,从 Atari 到 Gameboy 应有尽有。大厅内还有赛车模拟器及“金刚”和“吃豆人”等游戏机。
迈阿密 The Raleigh 酒店保留了五十年代的“glamour”风格。
照片: Carlos Luján
“精致古着”(vintage chic)风格在餐厅和咖啡馆尤其凸显。石灰剥落的墙面、切斯特菲尔德皮沙发、乡村木桌和工业风吊灯的混合风从哥本哈根到布宜诺斯艾利斯都可以找到。这种风格与有机、新鲜食品的美食趋势完美结合。马德里的 II Tavolo verde 出售的是有机咖啡和家具。
Marguerita St. Germain 不是一家典型的意大利餐厅。它是俱乐部与肉店的结合,一个位于巴黎的披萨爱好者的天堂。莫斯哥的 Fahrenheit 是当地名人偏爱的餐厅之一。人们喜爱的是对过去悠闲缓慢的日子的怀念,物品被照顾并继承的日子与今天日益更新的快速形成对比。

相关文章

不购物 非香港

在香港,你可以购物到手软。但你不要以为你占到了多大的便宜,因为铜锣湾是世界上第二昂贵的大街。

谁扼杀了“非主流文艺青年”?

“千年雅皮士”们击败了大胡子和塑胶镜一族。就算他们在地图上大批量涌出,我们至少知道去哪里找他们。

最好的灵魂“度假村”

佛说静由心生,不需要从外界找寻,不过在马尔代夫的无边泳池,更容易获得内心平静。

爱在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同处欧亚大陆的城市。这里是两种文化的交汇点谁也不能离开谁单独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