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万提斯,西班牙最受祝福的人

塞万提斯,西班牙最受祝福的人

今年是米格尔·德·塞万提斯逝世四百周年。他在卡斯蒂利亚-拉曼查留下了足迹,但是马德里、塞维利亚和巴塞罗那也仍然在讨论他。
塞万提斯还活着,证据就是他有:Twitter: @Cervantes_Vive。这是一种向西班牙历史上最著名作家逝世四百周年致敬的方式。“诸位可以看到,他的脸庞像鹰,栗色头发,前额光滑,眼神喜悦,鼻子弯曲,但比例匀称”。这是他的《训诫小说集》开篇的话。这是我们所知道的最接近自序的部分。米格尔·德·塞万提斯·萨阿维德拉是个结巴,写作是他更好的表达方式,而且他写了那本翻译量仅次于《圣经》的小说。《奇情异想的绅士堂吉诃德·德·拉曼查》被译成140多种语言。
塞万提斯家庭博物馆为2016年的夏天设计了一场基于堂吉诃德生平的戏剧作品。

马德里的文学区

文学区是西班牙文学“黄金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们的家和聚会地。塞万提斯在与自己同名的街道2号生活,并在那里去世。他也曾住在Huertas街18号,那里现在是著名的餐厅Casa Alberto。

塞万提斯1574年出生于Alcalá de Henares(马德里,西班牙),但是Alcázar de San Juan(雷阿尔城)也自称是他的出生地。阿尔卡拉的旧城区有塞万提斯家庭博物馆,那里保存着1605年印刷的西班牙语第二版《堂吉诃德》。Atocha(马德里)车站是“塞万提斯号”火车的出发站,终点是阿尔卡拉,路途上能感受到强烈的塞万提斯气氛:十七世纪风格打扮的演员们表演着他的作品片段,当地政府也为纪念塞万提斯逝世四百周年构思着活动:展览、音乐会、戏剧、舞会和电影。他们希望写了三十多部作品的塞万提斯,为人所知的不止是他笔下那个“体格健壮,肌肉干瘪,面容枯槁”的绅士——他为塞万提斯赢得国际声誉,也差点让作家黯然失色。
“在拉曼查的一个我不愿回忆名字的地方……”这是西班牙文学中最被重复的话。许多拉曼查的小镇都争相抢夺这个荣誉。Villanueva de los Infantes (雷阿尔)是最接近的,这是研究了十年“吉诃德”的路线和时代的调查员们说的。Argamasilla de Alba也有可能。但是塞万提斯不愿意回忆也是有道理的:因为所谓的在辖区外征税的罪名,他被关在Medrano山洞中。
堂吉诃德在忠诚的仆从桑丘·潘沙的陪伴下走遍拉曼查的道路,但是关于他经过的具体城镇则有争议:十七世纪可不能通过Foursquare做check in。一条官方的堂吉诃德旅行之路作为欧洲文化旅行路线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条路有2000多公里,分布于148个城镇。路从卡斯蒂利亚-拉曼查的省会托雷多出发。Campo de Criptana(雷阿尔)有被错当成巨人的风车。
主人公们在冒险即将结束的时候,在巴塞罗那的城墙上第一次看到大海,而现在同一个地方是航海系所在地。塞万提斯至少来过巴塞罗那一次,住在哥伦布大道2号。8月20日,这座伯爵城通过在巴塞罗那剧院《拉曼查的男人》首映向塞万提斯致意,这是一部现代音乐剧,“它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形式,”组织者如是说。10月6日起这部作品登陆马德里的新阿尔卡拉剧院,整季都可以观看到。
塞万提斯在出版《堂吉诃德》之前曾在安达卢西亚住了十年。他在这里为菲利普二世的战船收税。他因为渎职罪被驱逐出教会,被关在塞维利亚的皇家监狱中。他正是从这里开始构思自己的巅峰之作。小说第一部分的前言里提到了这一点:“故事产生于一个监狱,在那里所有的不快都有一席之地。”《堂吉诃德》问世的时候,他已经快要58岁了。这是个奇迹:已经有20年什么都没有出版了,但是他一鸣惊人。堂吉诃德很快就不仅仅只是一个小说人物了。西班牙诗人和文学理论家达马索·阿隆索这样总结:“他就是西班牙。”
在今天的餐厅Casa Alberto所在处,当年塞万提斯写下著作《帕尔纳索之旅》。
Alcalá de Henares展览介绍中心陈列了塞万提斯受洗池的一件复制品。

相关文章

太阳海岸出彩的美食

被2016年米其林指南授予三颗新星的太阳海岸餐厅标志着西班牙南部美食的革新。

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

原建于盖坦栈道之上的“国王步道”曾被荒废。日前这条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又重见天日,现在是你冒险的最好时机。

“马德里即将上演一场全新潮流。”

作为《Monocle》杂志驻马德里记者,30出头的澳大利亚籍记者Liam Aldous熟悉马德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家新开业的餐馆或是店铺,他都深谙于心,可谓对于社会文化潮流最敏锐的猎人。如果我们需要了解马德里的生活百态,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两个城市的历史

纯粹的随性。阿尔莫多瓦的说法是:“傲慢而完美”。有时显得很有大都会气氛,有时又任由传统做主。西班牙首都有一千张随意显示在你眼前的脸孔,为什么?因为它有这个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