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的城区

复苏的城区

一个二等城区有可能变成城里最“时尚”的地方吗?纽约、巴塞罗那、香港、布宜诺斯艾利斯知道,这是可能的。这就是所谓的城市士绅化。
2002到2014年间,纽约哈林区的租金上涨了90%。直到80年代,那里居住的三分之一的家庭依靠政府补贴维生。城市总在不断扩大和变化中。一个时髦的城市化变迁现象就是所谓的士绅化,也就是一个城区的原住民被经济能力更高的新居民替代,从而造成住房和商铺价格的上涨。这个词的英语“gentrification”来源于“gentry”(士绅,上层资产阶级)。女作家 Sarah Kendzior 用了一句话来概括这种现象: “搬迁到他人已经建筑好的回忆中去。”
Sal Café 所在的海滩是在90年代时建起来的。之前是一个窝棚区。

从前,这里全部都是工厂

哈林不是唯一的一个时尚的纽约城区。另一个是肉库区,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甘斯沃尔特市场。以前是以肉类加工(从这里产生了它的名字)为主的工厂区,现在人们利用它旧有的结构开设了集市和餐馆。

[布鲁克林的威廉斯堡是士绅化的最典型例子], 《纽约时报》 甚至禁止其记者使用它作为引证。[而今天哈林将取而代之]。大街小巷中充斥的是爵士、摇摆、歌舞剧和美国黑人文化。《卫报》肯定说“哈林在日益白人化”。这一变化的起始是比尔·克林顿将办公室设在了这一城区,自那时起,哈林就从破旧颓废摇身变为名人聚集的街区。废弃的房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豪华住宅和时尚咖啡馆,在 Red Rooster (红公鸡)里可以听现场音乐会,或看看摄影展。
另一个城市化转型的例子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波多马德罗城区。转变来自将布宜诺斯艾利斯与欧洲连接起来的需求。没人会相信四条围起来的坝堤和两个码头会变成这么高尚的一个地方。连巴黎高级家具店(Roche Bobios)和菲利普·斯塔克装修的 Faena Hotel 等五星酒店都驻扎在这里。Marcelo,城中最好的意大利餐厅之一,虽然因为游客的影响而失去了一些旧日的原汁原味,但还是少数几家维持品质的餐馆之一。一小份意大利海鲜烩饭足可以令人体会到绝佳的口味。
甘斯沃尔特市场位于切尔西和格林威治区之间。
照片: coloursinmylife / Shutterstock.com
当你在打着荧光灯的咖啡馆里喝着一杯25元的有机果汁时很难会想起有些城区旧日的热闹风景。所以香港的大坑区努力保留其原有风味,在原来的五金作坊和街边小摊边,立起了一些新兴的如 Go Ya Yakitori 这样的高级餐厅和 La Famille 及 Noah Castella 等小咖啡馆,试试那里的绿茶蛋糕卷是个不错的选择。
内森·克雷作品在 NDSM-Werf 展出。“超越信仰的地方”。该作品原为纽约91
西班牙巴塞罗那也逃不过士绅化的命运。先是拉瓦尔和伯恩区,现在轮到了巴塞罗内塔。原先居住在这里的是渔民、船主、手工艺人和船厂工人。近几年,靠海的优势吸引了一大批游人和新兴的设计型商铺。巧克力和甜品店 Vioko 里精心陈列的商品感觉就像珠宝店的钻石。Sal Café 则是位于一线海滩的一家“豪华露天海滨小吃馆”。这么一个新潮的地方可能是半个世纪前居住在这里的渔民们做梦也想不到的。“要么革新,要么灭亡”,对某些城区来说没有别的路可走。

相关文章

回到过去

“古着”市场、酒店、商店和餐厅是时光机器中的孤儿们找到过去那个时候的气氛、体会回到家里感觉的地方。

1900年前后的德国

Taschen收集了800张有关二十世纪初德国社会、城市和风景的照片,这是罕见的彩照技术的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