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鲍威短暂而奇妙的一生
照片: Jan Versweyveld-10, Sophia Anne Caruso

大卫·鲍威短暂而奇妙的一生

瘦白公爵大卫·鲍威没有离开我们;也不在通往天界的路上;他还在纽约,在 SoHo, 在书店里、剧院里和音乐厅里。
约简直可以和大卫·鲍威一起庆祝自己在透支的生活中幸存了下来。鲍威去世那天,举世哀悼。但这是一个错误。鲍威在不在都不重要。有没有去过纽约也不重要。克劳迪奥·马格里斯(Claudio Magris)说过,旅游是“展现自己的无拘无束,去体验外乡人的感觉”,但在纽约不是这样的;纽约与文化共存,鲍威是这样,醒觉是这样。透支生活的需要也是这样。
鲍威常去的Bottega Falai餐厅的主旨是:人的一生太短暂了,所以一定要吃好喝好。

昨晚我梦到了鲍威

“我坐在火车上,他坐到了我旁边。我们谈论的是摄影,他说自己偏爱35毫米的胶片。”对话、建议或独奏会。鲍威的追随者们在“Dreams about Bowie”论坛上一起分享自己梦中的天皇。

鲍威在他喜爱的 McNally Jackson Books 书店中买过朱诺·迪亚斯写的《奥斯卡·瓦奥短暂而奇妙的一生》。The Strand Books 是鲍威经常光顾的另一家书店,他们的营销经理惠特尼·吴回忆起这位艺术家时说,尽管他尽量低调不引人注目,但无法不“电力四射”。“他总是一个人,希望人们尊重他的私生活,不跟游客打交道,但是当他跟我们要书的时候,态度总是很友好的。”正因为如此,这条变色龙仍旧隐藏在纽约。1969年《太空怪人》一歌令他一举成名。1972年,出生于伦敦布里克顿区的鲍威在纽约传奇舞台卡内基音乐厅演出,卡内基音乐厅自1891年开放以来,就是拉赫玛尼诺夫等作曲家和马丁·路德·金等政治人物的表演舞台。
鲍威去世前几小时内,卡内基音乐厅和《纽约时报》不约而同宣布要举办一场鲍威音乐会。当时是一月份,音乐会计划在3月31日举行。他们的计划是举办鲍威现场音乐会。可是死神却另有安排。
大卫·鲍威的痕迹已经超越疆界,而关于他的商品营销也一样。
照片: Jorge Cotallo
“我在纽约生活的时间比任何地方都要长。连我都奇怪:我是个纽约人。”十年前他曾经这么说过。所以,1月10日69岁的他去世时,曼哈顿 SoHo 区的大街上满是鲜花和音乐。他和妻子在拉法耶特大街285号的居所更成为人们争相拜访的地方。
Strand Books 的老板还记得鲍威来书店时的情景。他的服装太引人注目了。
早年他一直住在 Gramercy Park Hotel 和 The Sherry-Netherland 酒店。“现在要让我住在美国的其他地方我会觉得很可怕”,他在2002年这样说过。随后他安静了下来。专心创作。常去 Booth 剧院和纽约剧院工作坊。他在纽约剧院工作坊表演了《Lazarus》,这是他和恩达·沃尔什(Enda Walsh)一起根据沃尔特·特维斯(Walter Tevis)小说《天降财神》(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 改编而成。华盛顿广场公园也是他喜爱的地方之一。通常他散步完后总会在 Dean & DeLuca, Bottega Falai, Caffe Reiggio 或 Olive’s 这些地方逗留一会儿,结束他的情感之旅。
最后一张唱片《Blackstar》是他的墓志铭。带有爵士味道的摇滚。“You know who I am”。“你知道我是谁。”他的歌词就像他买过的书和选择居住的地方一样,是他最好的写照。

相关文章

超级约会

如果你比Ted Mosby还浪漫,希望能给子女们讲述“我是这样认识你们的母亲”的传奇故事,可以考虑下面这些约会地点。

纽约水族馆:沉浸式体验

把纽约变成一个水族馆。这是某意大利设计公司在创造新的美国偶像比赛中获奖的一个项目。将建在皇后区的新水族馆不是从玻璃墙外观看动物这么寻常,而是以体验为主。游客会游览两极、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南大洋、加勒比海、地中海、塔斯马尼亚和红海的景致。

曼哈顿天际酒店

汤姆森集团管理的 Beekman 酒店建于1881年,是纽约最早的摩天大楼之一。这栋具有传奇性色彩的大楼在下曼哈顿区重新开放,共有287个客房及私人住所。建议你试试位于标志性塔楼的111平米顶楼复式公寓 Turret Penthouse。

纽约“A名单”

纽约创新之路永不止。如果你这个冬天去纽约,我们无法阻止你体验寒冷,但是同样你也不会错过在未来48小时内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