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伯佩迪:生活在地下

库伯佩迪:生活在地下

在淘金者们狂扫加利福尼亚金色的土地后,澳大利亚内陆静悄悄地开始了另一场狂热的运动:挖掘蛋白石。
库伯佩迪唯一的一棵树是20世纪初一位父亲用钢铁搭起来的。他想让自己的儿子能看到一棵树,哪怕是铁做的也成。库伯佩迪位于澳大利亚南部阿德莱德846公里处,走进去后你会发觉,地面上没有人,地下几米的地方才是人们的家。
温度计直逼48度,街上一个鬼影也没有,不过这个地方并没有荒芜。根据库伯佩迪户口登记处记载,这里的常住居民有3500人。建在地下的家里温度在20度左右。外面也出去,但是要格外小心。“请勿奔跑或向后走,”大街上的牌子提示人们走路要小心,避免掉入地上的洞里。
唯一可行的就是象蚂蚁一般的生活方式。住在地下或岩石中挖掘出来的庇护房内是不把薪水全部花在空调上的方法。这些被称为“防空洞”的房子里居住着70%的居民。没有窗户,可是“很静谧,很幽暗,很安逸”,居民克里斯蒂·亨利跟我们解释。如果要添一个房间,往地下挖就好了。
来库伯佩迪的游客可以徒步参观那里的洞穴,甚至可以自己在矿井里试着挖掘蛋白石。

洞穴里的白人

库伯佩迪这一名字起源于1929年,是由土著语“kupa piti”翻译而成,意思是“洞穴里的白人”。第一批洞穴由一战退役的士兵们建成,模仿的是法国战壕的结构。

库伯佩迪钟情于“沙漠之火”- 蛋白石,它的市价可以达到3000美金。这种半宝石还有属于自己的节日,女矿工时装秀是其中的一个节目。这并不奇怪,库伯佩迪与 Andamooka 和 Mintabie 这两个地方一起的蛋白石产量占全球产量的85%,这意味着上百万美金的收益。即便这样,真正到达本地居民手里的红利不到1%。
蛋白石的起源要追溯到1.5亿年前,当时该地区还是一片海洋。海水退下后,海水中的一种营养物质:硅留在了岩石上。最初只是一些游牧民族在挖掘,1915年1月,受新科罗拉多勘探公会影响,库伯佩迪掀起了一波晚到的淘金热。吉姆·哈金森和他14岁的儿子威廉,PJ 拓尔诺和 M 麦肯锡是其中的成员。最年轻的威廉在地上发现了蛋白石碎块。
两个月后到达的奥尼尔兄弟是蛋白石采矿业的先头人物。大萧条时期虽然产量下降,但1946年,土著女性托蒂·布莱恩特发现了一个八英里的蛋白石矿,令得又一批寻找财富的人蜂拥踏至。最先到达的是南斯拉夫和塞尔维亚人,而现在共有45个不同国籍的人群在这里共同生活。
不但有“防空洞”(住宅),也有如沙漠洞穴旅馆这样的地下旅馆, 或者是如图所示的地下教堂。
库伯佩迪已经成为了一个现代化的矿城,有70多个矿场,30万口矿井,而15万名游客通过“寻宝游戏”来寻找蛋白石,晚上则用这些会发光的石块在没有草坪的场地上打高尔夫球。根据导游兼旷工韦恩·巴雷特的说法,唯一的风险是:你会上瘾,“你想着明天会找到一块神奇的石头,所以老是呆在这里不走。”
库伯佩迪曾经是这些电影拍摄的场景地:《疯狂的麦克斯3》,《沙漠妖姬》和《火星:红色星球》。

相关文章

塔斯马尼亚州:世界尽头

塔州三海角步行道为徒步爱好者开启了全新的“感官体验”。塔州三海角坐落于遥远的澳大利亚海岸的悬崖绝壁边缘,倍受“丛林穿行者”期待。

弗里曼特尔,澳大利亚节日之都

作为AC/DC乐队的主唱Bon Scott的出生城市,这里绝对是深深吸引广大音乐、艺术和美食爱好者们的地方。

开怀地试一试吧

喜欢 Nutella 花生酱?这里是你的天堂。Aki Daikos 和 Simon Kapato 发明的 Tella Balls :巧克力奶昔加上有 Nutella 馅的甜甜圈,正在获得巨大的成功。 他们在悉尼开了一个咖啡馆,其中的主角是榛子巧克力。在 Tella Balls Derssert Bar 里只有一个问题:挑选哪个热量炸弹来大快朵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