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快时钟指针的波尔图

拨快时钟指针的波尔图

“酷酷的”波尔图诞生了。世界上怀旧情结最浓的城市正在快速地成为一个充斥着节日、艺术、小食的“indie”(独立文化)心脏地带。
我们回望波尔图的过去。当我第一次踏上这片葡萄牙源地时,感觉似乎这里的招牌、街上的沥青和老城区所有酒吧的装修都停留在了80年代。而这次重返,波尔图似乎回到了60年代,缓慢的节奏,挂着鳕鱼的商店,头上戴着头巾的女人们,甚至有的商店里还出售捕鼠器这样古旧的东西。在这样的情境下,我惊讶地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些年轻人从 Primavera Sound 音乐节出来后会去的一些时髦场所。
里贝拉区住宅色彩缤纷的外墙由数种材质及瓷砖组成,是波尔图的一大装饰特色。

与艺术同床

波尔图最艺术化的酒店是 Miguel Bombarda 大街上的 Gallery Hostel,画廊与酒店融合在一栋1906年建成的独特建筑中,这里也是经常举行文化活动的地方。Rosario 大街的 Rosa el Al 会在自己具有复古设计的家常氛围中组织展览会。

这座被誉为人类文化遗产的城市开始流泻出时髦感的地方是 Serralves 当代艺术博物馆。这栋具有前卫气质的建筑是在90年代由普利兹克奖得主阿尔瓦罗·西塞·维埃拉(Álvaro Siza Vieira)设计而成,是葡萄牙当代艺术的象征。装饰艺术浓郁的大楼周围是18公顷满是雕塑的花园。
其他的可以显示这座古旧城市的当代风格的例子有:荷兰人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设计的音乐之家(Casa da Música)和里贝拉区那些外墙色彩缤纷的住宅。普利策奖得主艾德瓦尔多·苏托·德·莫拉(Eduardo Souto de Moura)负责将旧海关大楼( Alfândega do Porto)改造为现在的运输和通讯博物馆,这里是通往城市最时新的地区的门户。从那里开始,在围绕 Clerigos 教堂塔周围的街道上,聚集着几年来开设的新商业店铺:音乐厅、酒吧、俱乐部、原创餐厅、cupcakes 店、供应杜尔罗、阿连特茹或道产区的葡萄酒店和其他时新的商店。
Gallery Hostel 酒店的“每个房间都叙述着一个故事”。主楼的房间是向不同年代的本地艺术家的致敬。
这里也举办一些小型时尚集市,一头栽进去,或许可以找到一件心仪的手工设计首饰。Lello 书店的新哥特式外墙在 Carmelita 大街上显得特别突出。自1906年开店以来,它每天接待4000名游客,享有全世界最美丽的书店之一的美誉。BASE 是附近的一家露天酒吧花园,邀请你躺下晒晒葡萄牙灿烂的阳光。
绿意葱葱的BASE花园酒吧组织各种露天活动,崇尚自然健康的生活方式。
不过显示波尔图最酷的一面的绝对是 Miguel Bombarda 大街,据说这是欧洲画廊最多的一条街。咖啡馆、工作坊、有机食品商店和每两个月当画廊开始新的展览时就会客满的庭院和花园。他们中的一些是:致力于葡萄牙画家的 O!Galeria,画作与视频艺术设备结合的 Serpente和可以欣赏拼贴或摄影作品的 Quadrado Azul。这个地区到处都是城市艺术、涂鸦、贴纸和马赛克。即便如此,仍旧存在着象致力于时尚的 Muuda、独特的小物品设计空间 Aguas Furtadas 或者是精致的茶道空间 Rota do Chá: 三层楼房加上一个绿洲般的亚洲式花园,这在传统的亚特兰大城市是绝无仅有的。

相关文章

不同颜色的伦敦

伦敦也不是永远都是灰色...抓紧你的伞(还是谨慎为妙),因为虽然清晨看上去阴沉昏暗,但是英国首都的角落其实艳丽多彩。让我们来告诉你!

救救朋克吧,上帝

朋克族信奉的哲学是“活得快,死得早”。跟这个口号相反的是,朋克运动没有早逝,今年,伦敦将会庆祝它的40周年诞生。祝朋克长寿。

骑车游德国

埃尔顿·塞纳曾经说过:“第二名是失败者中的第一名。”而德国严格地遵循这一说法。说到汽车,他们看到的总是颁奖台上最高的那一个位置。

哈瓦那热情

解冻是一回事,但是哈瓦那冰镇莫吉托绝对是至高享受。哈瓦那的生活节奏充满了古巴乐声,你拥有48小时来被它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