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朋克吧,上帝
照片: Bikeworldtravel/Shutterstock.com

救救朋克吧,上帝

朋克族信奉的哲学是“活得快,死得早”。跟这个口号相反的是,朋克运动没有早逝,今年,伦敦将会庆祝它的40周年诞生。祝朋克长寿。
音乐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晚上。1976年7月4日,纽约摇滚乐队 Los Ramones 登上伦敦圆屋剧院舞台,唤起了一整代人的激情。那天晚上的观众席上有领导英国朋克风潮的男男女女们,如偶像乐队 The Clash、Buzzcocks, 当然也少不了 Sex Pistols。40年后的今天,伦敦将重新体验那些日子,所以,为什么不把头发竖起来,把衣服撕破,把音量升高?拥抱无政府主义的时候到了。
The Clash 因以主题为伦敦的朋克歌曲而闻名
照片: Ron Ellis/Shutterstock.com

英皇道上的时装秀

曾经位于切尔西区英皇路430号的 SEX 店的经理是 Sex Pistols 的经纪人马尔科姆·麦克拉伦以及设计师薇薇恩·韦斯特伍德。它对朋克的影响力跟任何一家Soho的夜店一样重要。1980年关闭后,韦斯特伍德独自在原址上开店。

也许无政府主义不再是最适合的词语。70年代 Johnny Rotten 和 Sid Vicious 叫嚣着与既定秩序对抗,今天的朋克几乎已经变成了大众化的娱乐。大举欢庆的是博物馆、画廊和图书馆,而不再是Soho区非法占据的公寓或朋克诞生的肮脏的酒吧地下室。大英图书馆对朋克运动作为文化现象进行了深度分析。与古腾堡圣经或莎士比亚手稿共享空间的展览中,朋克迷们可以看到不常见的录音、歌词和不为人熟知的照片。此外,到10月2日结束的“朋克1976-78”展览通过视频与录音探索“朋克作为极端音乐、艺术和政治运动对社会造成的影响”。
伦敦博物馆则注重于揭示伦敦在朋克运动中的中心位置,爱好者杂志、明信片、服装和配饰的展览体现了那些年头嘈杂的音乐和朋克头占领大街小巷的情形。位于南岸区的著名的 BFI (英国电影学院)举办的关于朋克的特别节目则有深度地重新回顾了这一现象,对伦敦和朋克在全世界年轻人圈子内获得反响进行了分析。通过一系列的座谈、展览、演出和电影,BFI 分析了朋克运动是如何从伦敦市中心扩展到牙买加甚至是非洲某些地区的。
马尔科姆·麦克拉伦在英皇道购物时认识的 Sex Pistols
照片: Bikeworldtravel/Shutterstock.com

卡姆登镇的年轻朋克们

要知道朋克是不是还继续存在,可以去卡姆登镇看看。几乎每个周末,你都会看到身着皮夹克、发型癫狂的喧哗的朋克们在运河大桥上漫步。要拍照的话得预先征得他们的同意,之后也别忘了付钱给他们。

虽然人们说,朋克在1978年已经死亡了,但这不仅仅是对过去的回顾。如果你知道将目光放在哪里找的话,你可以发现,伦敦的朋克运动还是很活跃而旺盛的。位于 Ladbroke Grove 地区的唱片公司 Rough Trade Records 曾经帮助一些主要的前卫朋克乐队进入市场。目前它仍旧是新生代投入市场的平台。今年,该公司将以一系列在自己录音棚内录制的音乐会庆祝朋克周年庆。曾经接纳过 The Clash 和 Sex Pistols 等乐队演出的著名音乐厅 100 Club 至今仍旧活跃,一周几乎每个晚上都有音乐会。
大英图书馆举办的展览中包括一张Sex Pistols 最有名的歌曲“God Save the Queen”的特别拷贝。
照片: Bikeworldtravel/Shutterstock.com
也不仅仅是音乐还继续存在。比起音乐风格来,朋克更是一种态度,而朋克运动推广的 DIY (自己动手)理念至今仍在伦敦的方圆内可以感受到。2016年间,大力鼓励年轻的和不太年轻的朋克们自行组织活动来庆祝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周年。还等什么,赶快跳上舞台吧!

相关文章

约克郡,勃朗特姐妹的领地

距离夏洛蒂·勃朗特出生已经过去200年了,但是英格兰北部的荒漠仍然和所有出色的爱情小说一样,散发着她的气息。

面具就是生命

每两年在布基纳法索举办一个名为FESTIMA的艺术节,用游行和仪式舞蹈展示非洲面具。

加里·纳德之梦

2016年底,他将会在迈阿密开张 LAAM 博物馆。估计这将成为最大的现代及当代拉美艺术收藏品空间。

骑车游德国

埃尔顿·塞纳曾经说过:“第二名是失败者中的第一名。”而德国严格地遵循这一说法。说到汽车,他们看到的总是颁奖台上最高的那一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