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年轻的罗马
照片: Alliance / shutterstock.com

永远年轻的罗马

这是一座永恒的城市,因为过去、现在与未来在这里融合。而且,即使你已经去过无数次,它每次总是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你面前。
它知道如何重返青春,因为,时尚恰巧从遗迹中诞生。走一遍亚壁古道,在圣卡利克斯托地下墓穴总长20公里的通道中感到震撼,这是一个永恒不变的感觉。“回到一个地方发现一切都没有变过,你才发觉自己的变化太大了,”尼尔逊·曼德拉曾经这样说过。罗马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信你可以试试看:跟随着司汤达《罗马漫步》(1828-1829)游览七座山丘。登上卡比托利欧广场,深入卡比托利欧博物馆。正是在意大利,司汤达染上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审美晕眩司汤达综合症。这种病症的症状是受艺术品的强烈刺激,出现导致呼吸困难等症状。他在位于古罗马广场和大竞技场之间的帕拉蒂诺山 – 这个城市的起源地 – 上,他感到了“过度的审美刺激”。
在阿尔贝蒂、乔伊斯、歌德、果戈理、安徒生或司汤达的文字下,来一次罗马城的文学朝圣之旅。
照片: Alberto Rodríguez.

猫之城

罗马与猫有不解之缘。猫咪们躲藏在古迹间,象模特一样出现在明信片中。一个猫咪集中的地方是阿根廷塔。150多只猫藏身在这个位于弗罗里达大街口的地方,欣然为游客拍照摆 pose。

不可或缺的是《文学导览》。“傻子才会在没有来过罗马前就喜爱上别的城市”,彼特拉克曾这样写过。这本书描述了深受全世界作家喜爱的一些地方。“从作家的眼中看罗马,在他们的笔下体验过去的那些时代,”组织文学游览路线的“EnRoma”导游这样介绍道。“西班牙语作家、当代作家、古罗马拉丁语作家……”令狄更斯惊叹的罗马,亨利·詹姆斯在意大利度过的时光,曾让里尔克着迷的抒情诗。
游客在离开罗马前绝对不能不去的是古罗马斗兽场和安妮塔·艾格宝的特雷维喷泉。最新的消息是,你可以看到面貌一新的这两座古迹。最近这两年中,斗兽场经历了诸多修复工程:加强架构、清洁外墙,并增加了25%的游客可参观的地区。特雷维喷泉也一样,多年修复后,脚手架终于拆除了。始建于16世纪的“Quattro Fontane”(四喷泉)雕像也再获新生。
阿根廷塔的猫咪藏身所从1929年开始挖掘该地区开始就存在了。一开始的随意举动后来变为有组织的管理。
照片: ValeStock / shutterstock.com
向公众开放的小珍宝
Villa Gregoriana 公园内,自然与瀑布等人工元素相结合。
照片: Maurizio / shutterstock.com
1279年始建的教皇花园,也就是冈多菲堡,位于罗马市郊,从两年前起向公众开放了。梵蒂冈博物馆馆长 Antonio Paulucci 宣布这一消息的时候肯定道,教皇方济各希望与公众分享这一“与大自然一体的艺术精华”。游览路线从 Barberini 花园开始:各类草本芳香植物布满在这个享有“第二个梵蒂冈”之称的精心照顾的建筑群间。
除了不断出现的新闻之外,永恒之城罗马也不只是梵蒂冈或万神庙,它还有一些小小的珍宝馈赠给游客。在希腊圣母堂中将手伸入真理之口,别忘了去胜利者海克力斯神庙看看。让眼光超越大众旅游的限制。景仰胜利之后圣母堂,沉醉在圣德蕾莎的狂喜中。游览耶稣教堂或圣母大殿这样的宗教圣殿。也可以去参观 EUR 区:墨索里尼为由于二战而未能举办的世界博览会而专门打造的一个城区。去博盖塞别墅公园骑自行车。穿过绿荫橙墙引导的最有趣的特拉斯提弗列。坐船去蒂贝里纳岛,听从司汤达最后的建议:“你们不需要相信我的话,但是如果某天去罗马的话,请你们务必张大眼睛。”

相关文章

Chaplin’s World:瑞士的流浪汉庇护所

在瑞士日内瓦湖边的卓别林故居,新近开张了致力于这位世界电影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的博物馆。

拨快时钟指针的波尔图

“酷酷的”波尔图诞生了。世界上怀旧情结最浓的城市正在快速地成为一个充斥着节日、艺术、小食的“indie”(独立文化)心脏地带。

面具就是生命

每两年在布基纳法索举办一个名为FESTIMA的艺术节,用游行和仪式舞蹈展示非洲面具。

加里·纳德之梦

2016年底,他将会在迈阿密开张 LAAM 博物馆。估计这将成为最大的现代及当代拉美艺术收藏品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