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戈岛:从鳕鱼走向艺术
照片: Alex Fradkin

福戈岛:从鳕鱼走向艺术

90年代时,福戈岛仍旧以渔业为生。现在,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这座加拿大小岛变成了艺术家隐居,寻找灵感的地方。
远离城市的紧张和压力,在处于冰山和悬崖间的一片未知的避难所寻找自我。有的人,亨利•戴维•梭罗曾经写过,“一辈子在钓鱼,却不知道其实他想得到的并不是鱼”。这是来到加拿大纽芬兰海岸的福戈岛上的旅者的感觉。148平方公里的小岛上的11个居住点居民总数不到3000人,一辈子都以捕鱼为业,可是现在,他们的生计却跟渔业根本搭不上关系。
家具由岛上工匠负责,但有时也取自国际艺术家的灵感。
照片: Alex Fradkin

突出的艺术家

日本艺术文化部奖学金得主 Yotaro Niwa、Max Mara Art 奖得主 Hannah Rickards、国王学院电影学系教授 Erika Balsomios、小提琴家 George Van Sam、摄影师 Edgar Leciejewski和画家 Geoff Butler 是曾在岛上居住的一些名人。

几十年中,小岛几乎与世隔绝。马可尼无线电台曾是它唯一与外界联系的方式。现在,人们可以参观这一空间,了解它的过去。同样,建于1816年的 Bleak House 也对外开放了。这栋曾经属于19世纪福戈岛最大的鱼商 Slade 家族的住宅今天是一个博物馆。
岛上居民做游客的导游。现在, 他们住在大西洋边的岩石海岸上,不再捕鱼,而是致力于文化和旅游。Shorefast 基金会推出的 Fogo Island Arts 项目让这一切变为现实。深受经济危机影响的2003年,岛上出现了一个以改善社会、文化和经济条件为目标的实体。他们制定了一个计划,建造艺术家住宅 – 预计每年接待15位艺术家,每位居住一到三个月 – 和四个工作室的计划。现在的福戈岛变成了电影人、作家、音乐人和设计师居住的地方。
坐落在 Shoal Bay 的 Tower Studio 是艺术家工作室之一。
照片: Alex Fradkin

生命哲思

福戈岛还举办国际化的创作作品展,编辑与作品相关的出版物,拍摄电影。举办批评家和艺术家参与的对话,就文化幸存进行辩论。每年八月份举办 Brimstone Head Folk Festival 民俗节,以保护当地音乐和舞蹈为宗旨。

Shorefast 创始人之一 Zita Cobb 出生在岛上,后来离开这里去完成金融方面的学习。 回来后,她决定让文化接近福戈岛。不卖鱼,卖画作。不跟从一般的旅游方式,而是在保留传统的基础上恢复经济。Fogo Island Inn 是这个梦想的标志,它有29个客房、会议室、图书馆、画廊和影院。“这块建筑瑰宝包容了岛上所有的宝藏。它讲述的是我们的历史;这个地方的历史和居民的历史”,Cobb 解释道。这栋四层楼的豪华五星酒店几乎是岛上全部居民的经济来源。
除了酒店外,岛上还有不少木船、太阳能板和电子汽车。
照片: Alex Fradkin
酒店和工作室的设计由 Todd Saunders 工作室负责。以可持续性发展为基础,客房内的两百多套床单由岛上的女性缝制,家具也是岛上工匠的作品。它也没有忘记向大自然汲取灵感。自酒店落地玻璃窗可以欣赏(用望远镜)鲸鱼。
不远处有其他一些可以住宿的地方,Landwash Lodging 是个一代代传下来的海边小屋。吃饭可以去 Nicole’s Cafe。这里充满了海的味道 – 特别是鳕鱼 -,传统与现代美食完美并存。仍旧是个渔岛的福戈岛却以文化为生。居民们明白了,他们想得到的并不是鱼,而是如何生存的方式。文化代替了大海,给与了他们想得到的东西。

相关文章

绿潮袭来

爱尔兰守护圣帕特里克出生在苏格兰,所以就算是在“翡翠岛”以外庆祝他的节日也不要紧。

狗仔队到不了的小岛

1958年,格伦康纳男爵花4.5万英镑买下了马斯蒂克岛。现在,这笔钱是你想在这座私家岛屿上逗留一周需要的最少花费。

亚洲设计之都

位于中国台湾的小城台北将是2016世界设计首府。这座城市近几年一直引领亚洲的设计潮流。

世界上最大的游轮

“Harmony of the Seas”号已经准备好要用超过三个足球场的长度征服地中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