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四大荒漠
照片: RacingThePlanet

穿越四大荒漠

撒哈拉、戈壁、阿塔卡玛和南极洲:四大荒漠,1000公里,28天,极寒到40度高温。到达终点就已经值得奖励。
“我是不是脑子有病了才想去参加这项挑战?”卡洛斯·加西亚·普列多(Carlos García Prieto)是首个完成四大荒漠超级马拉松赛(Grand Slam 4 Deserts)这一世界上最艰难的比赛之一的西班牙人。撒哈拉沙漠赛跑;中国快走;智利穿越;南极,荒凉的冰洲。
加西亚的肾上腺素最终还是战胜了得在28天内穿越四大荒漠总计1000公里的不确定感。这是一次属于敢于超越身体极限的勇者的体验。这位“超级跑者”特别强调道:“比赛要求极高,环境也很艰难,但是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温暖的大本营氛围以及与当地人的接触。”他记得自己曾在撒哈拉喝骆驼奶,在南极与一条拱背的鲸鱼和它的幼鱼交叉而过。
将近90%的南极洲由冰层覆盖。
照片: RacingThePlanet
撒哈拉与戈壁:抗争高温
第一个是纳米比亚沙漠。出发地是大象、犀牛、狮子的家园 – 骷髅海岸国家公园,期间时不时要穿越高达300米的沙丘。到处是蜿蜒蛇行的沙丘,没有任何诀窍或近路,只能一座座地翻越,最后到达2000米的高度。比赛时间是5月1-7日,每天的温度在0到35度间徘徊。
比赛组织方 RacingThePlanet 为戈壁沙漠的儿童就学筹集基金。
照片: RacingThePlanet
戈壁沙漠则是一次耐力的考验。这里是中国新疆自治区的哈密地区。这场穿越会途经阿尔卑斯山一般的景致,干枯的河流、庄稼地、草场、岩石区和天山 – 高度达8000米的满是峡谷的高山。比赛日期为6月19-25日,从500米海拔出发,需要攀爬上2400米高度,承受0到40度的日温差。
卡洛斯·加西亚告诉我们,口渴是他在撒哈拉沙漠时最强烈的感觉,整个比赛都需要自带食物和饮料。
照片: RacingThePlanet
阿塔卡玛与南极:穿越冰川
爬升1683米,落降2508米,智利阿塔卡玛沙漠位于太平洋和安第斯山脉之间,平均宽度为160公里。这次冒险的日期是10月2-8日,起始地阿塔卡玛盐湖,3000平方公里的粉红火烈鸟保护地,也是古代印加人祭祀的场所。里坎卡武尔火山从这里经过,火山口在冬季冻结。走出盐湖区后,参赛者得好好地清理鞋子,否则跑鞋上的盐会结成象石头那样地硬。
自1773年詹姆斯·库克船长首次穿越南极圈以来,这样的壮举被重复了多少次?南极洲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处女地之一。这次在11月18-29日举行的赛程中既没有河流也没有湖泊。要穿越的是极地和结冰的大洋。
能完成四大荒漠穿越赛就值得奖励,不过比赛到这里并没有结束。正如葡萄牙作家诺奖得主何塞·萨拉马戈所说,“旅程永远不会结束。”沙丘、峡谷、盐湖、冰川永远留在了记忆之中。“这只是另一个旅程的开始。”

相关文章

库伯佩迪:生活在地下

在淘金者们狂扫加利福尼亚金色的土地后,澳大利亚内陆静悄悄地开始了另一场狂热的运动:挖掘蛋白石。

“巴基斯坦是我飞过的最棒的地方”

驾驶滑翔伞已经飞过了40多个国家的天空的他也是首个实现了极光滑翔的人。33岁的他继续挑战新记录,其中一个就是实现在南极飞行。

最后一片黄金海滩

宛若天堂的泰国小皮皮岛美的几乎不真实,在这里你可以踩在细软的沙子上,在湛蓝的海水中畅泳。

吞噬卡曼思科的沙漠

由于地下埋藏的钻石,这座小城在二十世纪上半叶达到了全盛。现在位于纳米比亚的卡曼思科是一座埋在沙中的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