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地只是我的途经之地。”
照片: Enric Adrian Gener
海底摄影师 Enric Adrian Gener 专访

“陆地只是我的途经之地。”

他不愿意住得离大海太远。他希望“发现新的海洋”以及“围绕它的文化”。“分析人类与大海的关系,”Enric Adrian Gener 环游世界,从事海底摄影工作。
他不愿意住得离大海太远。他希望“发现新的海洋”以及“围绕它的文化”。“分析人类与大海的关系,”Enric Adrian Gener 环游世界,从事海底摄影工作。曾在马德里的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的他对城市生活产生了厌倦:“我对周一到周五,9点到19点的工作不感兴趣,幸运的是,每年有一个月可以出去旅行。我希望自己的生活不要那么太有规律。”这个出生自梅诺卡岛的人也很想念大海。“那时候我住得离海太远,所有空闲的时候没法进行己喜欢的活动。”环游世界,从事海底摄影是寻找平衡的方式。

旅行时,你寻找的是什么?

我在考虑目的地时,对这个国家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感兴趣的是大海、那里的生物、气候和动物的迁移。一个国家,人们称之为陆地 的地方,对我来说只是途经之地。我想要的是发现新的海景,我热爱在鲸鱼、鲨鱼、海豚和魔鬼鱼这些大型生物身旁游水的感觉。

他最常用的相机是佳能 5D Mark II,不过要在上面加一个防水抗压的铝外壳。
照片: Enric Adrian Gener

你的海底摄影特别在哪里?

我的摄影作品以自然和人文为基础。人作为配角出现,大海才是主角。不过这个配角对于主角的重要性却起到关键的作用。就象你在一个物体边放置另一个物体时,目的是可以对它们的大小和颜色作比较。人类虽然一直总想与自然比较,但总是在体积、力量或外型上输一筹。

Gener 的成就是没有让自己的热情退居一角,而是把它变成自己生活中的“主角”。
照片: Enric Adrian Gener

摄影时你会遇到哪些难处?

当你身处水底时,不谈摄影,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了。在水里你会发冷,受到水压的影响,海底又黑又潮湿,你无法静止不动,可视度不高,而且,你也不能自己呼吸。这所有的一切,再加上你试图拍照片。技术上来讲,有许多难点,不过要知道怎么来利用它们。比方说,海底没有色调、光线不足、可视度低,但是也有一些很棒的元素,例如没有重力。

在他的“27MM”作品中,有一个单元致力于动物。
照片: Enric Adrian Gener

一切都从 Hierro 岛开始......

是的,它是我过去和现在的生活方式的转折点。那也是我的“27MM”摄影项目开始的第一步,有趣的是,这一项目一开始是以影音而不是摄影开始的。Hierro 岛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西班牙最棒的潜水地区之一。那里的海底风景令我兴奋。火山、悬崖、腾空跳跃。一种强烈的脚下广阔的感觉。之后我去了加勒比,那里完全不一样。五个月内,我不得不即兴发挥,更换了几个地方,但一开始去的理由是因为那时正好是座头鲸从加拿大迁徙到加勒比生殖的时期。我想亲眼目睹这个场景,在水里。

这位摄影师强调,他的水下作品“是他的自由发挥,不是一项工作,而是他的热爱。而今天,我的工作与我所热爱的是同一样东西。”
照片: Enric Adrian Gener

这些旅行中有哪些特别突出的东西?

在印尼时,我看到了一辈子见到过的最美丽的珊瑚。澳大利亚是冲浪者的天堂。汤加和多米尼加有座头鲸。而帕劳就象画中天堂。红海有着清澈的海水、悬崖和珊瑚。太平洋的雷维利亚希赫多群岛是鲨鱼和巨型魔鬼鱼的家园。墨西哥是丰富的海洋多样性和灰岩坑所在地。伯利兹,蓝色的远洋奇遇。

人作为配角出现,大海才是主角。

简介

Enric Adrian Gener 出生于梅诺卡(西班牙),后来他搬到巴塞罗那生活,之后来到马德里,学习艺术和设计。远离地中海令他开始学摄影,多年后他将摄影与一生最热爱的大海结合。目前,他从事海底摄影,自己拥有“‘27MM’ .”项目。

相关文章

不能拍照

入口处挂着“禁止拍照”的牌子,或者是简单的“禁止入内”,但是在勇敢的摄影师心里,这样的警告听起来更像是邀请。

恒河与非洲的交汇处

马克·吐温曾写道,毛里求斯岛是打造天堂的范例。这座位于的印度群岛也是印度教的神圣中心,通过恒河将人与神相连。

维龙加的守护者

非洲历史最悠久的国家公园中,包括山地大猩猩在内的1100种动物在这里憩息。历经多年武装冲突后,它又再次向游客开放。

想要发胖的自行车

滑雪板遇到了严峻的劲敌——“胖胎车”。这些车的轮胎肥胖,能够在任何类型的土地,包括高山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