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拍照
文章: Keow Wee Loong

不能拍照

入口处挂着“禁止拍照”的牌子,或者是简单的“禁止入内”,但是在勇敢的摄影师心里,这样的警告听起来更像是邀请。
18岁的德国年轻人Andrej Ciesielski在1月底被埃及当局逮捕。原因?爬到Keops金字塔顶拍照。他花了8分钟攀登高达146米Guiza大金字塔,几乎在同样长的时间里,他的“壮举”世界皆知。他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On the roofs”博客的几名博主也从其他的角度拍到了金字塔。高处是这些年轻人习惯的环境,两位“roofers”在网络上最具人气。这就是人们了解肾上腺素分泌过旺、迷恋极点的城市攀登者的方式。攀登活动占领了世界各个角落,不过迪拜可以说是这种潮流的首都。摄影师Keow Wee Loong深知这一点,他攀登了仅次于迪拜塔、高达425米的世界第二高建筑Marina 101。从那里人们可以以最喜欢的角度看这座城市:城在脚下。
但是,拍禁照不需要爬到最高处。Alexander J. Bradley恰好相反,他深入巴黎最深处,去拍摄“爱情之城”里最陌生的脸庞。巴黎的地下墓穴组成了长达300公里的长廊,其中只有两座向公众开放。剩下的是冒险者的领地,地下世界的探险者从某些秘密入口钻进去,他们至今还得面临被罚款的风险。这些人在地下组织派对,电影放映,甚至地洞潜水。这个澳大利亚摄影师和导演为巴黎深处的地下生活拍了一部短片。
大凯马达岛以蛇岛闻名。平民禁止入内。
文章: @joaomarcosrosa

最危险的照片

距离圣保罗150公里的大凯马达岛上,每平方米就有一到五条蛇。大部分都是有毒的,比如2000多种金矛头蝮蛇。Joao Marcos Rosa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敢于在那里落脚的摄影师。

在一些地方,让时刻不朽是直接被禁止的。这就是内华达南部神秘的51区。经过多年的猜测,在2013年它的存在得到证实。它是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的组成部分,而且人们怀疑,那里进行着新武器的试验,比如冷战时期使用的U-2飞机。飞碟研究者们认为这里还隐藏着别的事:证明外星生物存在的实验。在这里见到不明飞行物的概率比在内华达沙漠还要高。到现在为止,美国政府也不曾辟谣,这里完全禁止入内。一整套安全系统守护着美国最高机密。
约柜也被很好地保护起来,虽然不是通过精密的安全系统,而是由大祭司保管。他是唯一一个能够进入埃塞俄比亚阿克苏姆市圣玛利教堂的十诫碑礼拜堂的人。据传说,这里保存着圣经旧约的遗迹,内部是摩西十诫碑。如果想要拍照片,你得是印第安纳·琼斯和渴望更新Instagram的“千禧年一代”的结合体。
这个著名广告牌的修复多亏花花公子Hugh Hefner, 他组织了一次拍卖来筹集资金。每个字母价值28.000 美元。
文章: Joel Doerfel
距离51区很近的国道375以“外星人之路”闻名。 据内华达旅游部门所言,这里保持着目睹不明飞行物次数最多的记录。
文章: Matthew Kavanagh

相关文章

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

原建于盖坦栈道之上的“国王步道”曾被荒废。日前这条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又重见天日,现在是你冒险的最好时机。

圣安德鲁斯公开赛

每年只有两次。不是什么奇异的天气现象,是高尔夫球迷们会在日历上用红色标出的圣安德鲁斯高尔夫球周举办的日期。

“巴基斯坦是我飞过的最棒的地方”

驾驶滑翔伞已经飞过了40多个国家的天空的他也是首个实现了极光滑翔的人。33岁的他继续挑战新记录,其中一个就是实现在南极飞行。

和房间融为一体的新体验

在喧嚣的城市中,你走进酒店的房间,梦想能够像在大自然中那样得到放松。通过智能手机和Broomx的新技术,现在你能够实现让房间与你的心情保持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