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olo Fanale | 歌剧演员

“我活在艺术中”

意大利高音歌唱家保罗·法纳勒走下慕尼黑国立歌剧院的舞台,陪同我们在这座德国城市里走了一段艺术和文化之旅。

文章: Guadalupe Rodríguez | 照片: Carlos Luján | Video: Juan Rayos

巴黎歌剧院的彩排一般不会引起社交网络的注意。但是一位年轻的意大利高音歌手却无意中造成了轰动,他穿着贴身T恤演唱罗西尼的“圣母悼歌”,手臂上还露出一截纹身。“天籁般的嗓音,音乐厅的男神。”这是保罗·法纳勒的表演视频在 Youtube 一举成名后人们对他的评价。 我们得以在慕尼黑采访到这位象征着正在全世界经历革新的歌剧的典范,当时他他正在慕尼黑国立歌剧院表演莫扎特的“女人皆如此”。
跟这个城市一样,保罗是古典与时尚的结合:“慕尼黑是现代与历史的完美结合。在这里我觉得很有共鸣,因为我自己是个现代人,但是我的工作却是历史与当代的一种结合。慕尼黑是一个宁静、安全、美丽的城市,可是说很完美。”
这位擅长表演轻抒情和纯抒情男高音角色的歌唱家,曾因父亲的愿望而学习钢琴,从而发现了自己对歌剧的爱好。2007年,25岁的他在巴勒莫首次亮相,而之后事业一帆风顺,先后曾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巴塞罗那李西奥大剧院和赫尔辛基歌剧院等地演出。法纳勒承认,目前歌剧正在经历一个比较复杂的时刻,戏剧业虽处于革新阶段,但仍旧在推出大型的节目,伟大的艺术家也在不断地出现。“我是罗伯托·阿兰尼亚迷。我很热爱这位歌唱家,而且他和我一样,也来自西西里亚。”
慕尼黑是现代与历史的完美结合。
Städtische Galerie im Lenbachhaus
但是,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事业也必须付出代价。去年一年,他在马沙拉的家里只呆了一个月。“我是一名歌剧演员。我在剧院工作。感谢这份工作,我有许多旅游的机会。唯一的坏处是离家很远。这是应付的代价。”他这样承认。他的家庭包括他刚出生数月的二女儿。
Bayerische Hof Hotel
每场演出时,都必须在另外一个城市呆平均10天到3周的时间,其间包括了排练、演出以及其他的音乐会和职业性应酬。“我在剧院里呆的时间很长,但是我没法掩盖自己内心认识这个世界的欲望,所以我都会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当我呆在慕尼黑这么美丽的城市中时,我会去了解它的文化和习俗,因为我是活在艺术中的,”他很肯定。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想:我的天哪!这个城市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城市值得一看的东西太多了。[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想:天哪!这个城市太不可思议了。]在这里的时候,有机会我就会去听音乐会或看芭蕾舞演出。每天都有艺术。古典音乐迷一定要去玛利亚广场的路德维希·贝克百货公司逛逛。很神奇的一个地方。”
Hofgarten

“慕尼黑到处是历史和艺术,”保罗·法纳勒再次坚持。虽然他会和自己的新闻发言人、也是来自西西里亚的老乡对岛上两个足球队之间的较量开玩笑,但他承认自己不是一个足球迷。不过汽车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吸睛的超高科技”,这是他对宝马博物馆的形容,那里是该品牌从生产摩托车和飞机开始到现在销售的汽车的历史回顾。忠实于现代与经典二分法的他毫不质疑地将皇宫博物馆定义为“欧洲最美丽的宫殿之一”。他也眉飞色舞地告诉我们理查德·斯特劳斯指挥的瓦格纳歌剧首次上演时歌剧院的一些装修细节。“让我赞叹的一个地方是兰巴赫艺术馆,这位画家的故居和从19世纪一直到当代的艺术品画廊,”他添加道。

“另一个必访之地是圣母大教堂,太美了,里面据说有一道魔鬼的痕迹,”这位高音歌唱家向我们推荐。据传说,建筑师曾向魔鬼发誓,如果不在施工期间捣乱的话,会建一座没有窗户的教堂给他。“说不定是真的,”他开玩笑说。

保罗·法纳勒在结束他的慕尼黑之旅前给了我们一个美食建议:“来这里的每个人都要尝一尝椒盐脆饼和啤酒。绝对是全世界最好的。”他承认,在工作中需要保持身材。即使这样,他也没法拒绝一杯上好的啤酒。另一个与魔鬼的签约?

有用的地址
Promenadepl. 2-6
Max-Joseph-Platz 2
Am Olympia Park 3
Fraunhoferstraße 32
Prinzregentenstraße 1
St.-Anna-Straße 10
Viktualienmarkt 6
Marienplatz 11
Residenzstraße 1
其他passengers 6A杂志
Virgilio Martínez
既是大厨又是老板
“利马,要全部品尝一遍”
阅读采访 >
Liam Aldous
《MONOCLE》杂志驻西班牙记者
“马德里即将上演一场全新潮流。”
阅读采访 >
Cok Ratih
舞蹈家和企业家
“艺术不能与生活分开”
阅读采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