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欧洲电影之都

大屏幕上的阴谋、战争、罗曼史现场,从近处看它,更令人震撼。让我们走进伦敦,为你展示它最电影化的一面。

特写。一个女子一边在手提电脑上工作,一边吃着 Wild Food Café 的“banana bread”(香蕉面包)。一个“嬉普士”牵着狗在散步,狗闻到面包的香味后朝女子方向奔去,造成了这两人的不期而遇。看起来像是浪漫喜剧片的开端,不过却发生在 Neal’s Yard 的露台上。这个隐藏在科文特花园建筑间的小广场完全可以成为电影场景,而这对男女,是《真爱至上》N次版本中的主角,只不过这次的场景是春季,以“new age”风咖啡馆为背景。我得走了,不知道他们之间会不会有圆满的结局,我觉得应该会是。走之前,我在咖啡馆门口的磁黑板上写下“to be continued……”。

Neal’s Yard

两任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曾经说过,一个车厢就可以包容这部“现代巴比伦”全部的历史。

伦敦的每个街角都隐藏着一段值得在大屏幕上映的故事。雷德利·斯科特似乎随时都会跑出来,大喊“cut!”。小说家沃尔特·贝赞特很清楚这一点,即便已经在伦敦大街上走了30多年,他总是能够“每天找到一些新东西”。诗人塞缪尔·约翰逊也曾说过,看过伦敦就看遍人生。登上“the tube”(伦敦地铁网)也许不能看遍伦敦,但至少可以学到不少关于这个城市的东西。两任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曾经说过,一个车厢就可以包容这部“现代巴比伦”全部的历史。Camden Lock Market的“street food”小摊则以美食来展示这段历史。不到30米的空间里囊括一切文化种族,在这场味蕾的欢庆中可以找到埃塞俄比亚咖哩、三文鱼寿司、西班牙烩饭、热带水果奶昔和现场制作的新鲜意面。Global Kitchen 的意大利厨师亚历山德罗通晓多种语言,他在切意大利小馄饨的时候,以猜测经过摊位的人们的国籍为乐。而且几乎总是会猜对。他建议我去 Stables Market,一个在旧的马医院改造的另类市场。走过一条通道后,里面有700多个摊位,出售从复古皮包到印有英国国旗的内衣之类的商品。

Millenium Bridge - St Paul’s Cathedral

集市跟大本钟一样,都标注着伦敦的日历。星期六是诺丁山的波多贝罗集市。星期天是旧斯皮塔佛德和布里克巷集市,出售二手或三手的最新潮流服饰。科文特花园区的 Apple Market 几乎每天都不一样。在一个星期中的不同日子里可以找到鲜花、手工艺品或古董,跟 Valif 星期一卖的指南针一样。这个集市坐落在180年来始终是伦敦心脏地带的 Market Building 内。同一个“piazza”(广场)上就是皇家歌剧院所在地,不过要观看表演并不一定要买门票:石砖地是杂技演员、魔术师和街头音乐家最好的舞台。绿洲乐队的歌曲“Wonderwall”在远处响起,这支乐队几乎成为了伦敦街头的配乐队。

樱草山上玩自拍

伦敦经常下雨,不过也不总是这样。每年日照时间有1460个小时,出太阳的时候,公园里总是马上会出现许多人。摄政公园北面的樱草山是伦敦人看日落的地方。这是一座65米高的可以看到整个伦敦市中心景致的山丘。草坪上总是坐满了人群和情侣,他们带着野餐篮子,里面藏着葡萄酒和啤酒。自拍的人到处可见。试试看:要知道伦敦是不是天气好,只要在 Instagram 上找找有没有贴了樱草山标签的照片就好。

我再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正走在西敏寺和千禧桥附近。在经过连接诺曼·福斯特设计的吊桥和圣保罗大教堂之间的一小段路时,天上开始下起雨来。“Maybe you a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Gallagher 兄弟的歌曲还在脑中的时刻,我躲进教堂避雨。这里的穹顶之大仅次于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号称世界第二。它建成于公元18世纪,早先的穹顶在1666年的伦敦大火灾中被焚毁。“大火几乎将整个城市毁于一旦,重建的时候,人们考虑的问题是,我们是仿照美国的城市格局还是重新弄一个杂乱的中世纪风格?”他们选择的是后者,克里斯这样跟我叙述,他是一名文学专业出身的营销人士,带有一丝精致的英式嘲讽口气。他的办公室靠近当时火灾发生的帕丁巷内。那时的木头矮房子被维多利亚建筑和现代化的摩天大楼所取代,最突出的有 The Shard 和 30 St Mary Axe – “小黄瓜”。

Primrose Hill

科文特花园区特有的素人风格的咖啡馆和餐厅令人联想到浪漫,而西提区则完全是一片历史迥异的现代城市风景。这里是伍迪艾伦的剧情片《赛末点》或动作片《黑暗世界》的雷神战场景。玻璃钢筋摩天楼里有着许多豪华的场所,Sushi Samba 餐厅里的空中酒吧是007应该会去的鸡尾酒吧。伦敦一直是詹姆斯邦德的家。我们在《大破天幕杀机》中看到的被炸掉的MI6总部就位于泰晤士河的另一边。007之父伊恩·弗莱明在伦敦写完第一本书:《皇家赌场》。当时他刚搬到 Carlyle Mansions 的作家大楼,住在那里的还有亨利·詹姆斯和艾略特等。这些豪华的公寓属于伦敦最高尚的住宅区之一切尔西区。

Big Ben

集市跟大本钟一样,都标注着伦敦的日历。

白教堂区可能正好是它的反面。比起高尚来更接近“惊悚片”的场景,它的名声不是来自某部电影,而是真实的事件:这里是开膛手杰克作案的现场。年轻的福尔摩斯也曾在这个地区的数个凶杀现场探案,不过,这个城区现在跟福尔摩斯探案的时候可完全不一样了。白教堂画廊是伦敦最好的当代艺术画廊之一,推动了这个以前是边缘地带的文化生活。

伦敦最浪漫的大街

电影《诺丁山》将它变得时髦起来。从那时起,成千上万的游客在波多贝罗街上的礼品店和古董店里寻找爱情。电影里的书店灵感源自位于 Blenheim Crescent 大街的一个小商店。它的内部从1981年起就一直没有变过。维罗妮卡每天都要笑脸迎对许多来这里寻找休格兰特的好奇的顾客。她在这里工作了两个月,已经经历过不少喜剧性的场面。一名没有搞清楚状况的额顾客甚至问她要索菲亚·罗兰在电影中买的书(在店里海报中茱莉亚罗伯茨贴心的笑容下)。

The National Gallery

每个城区都是一个新的场景。在伦敦,穿过一条街,你就从悬疑片来到了喜剧片。从公园巷上的豪宅到河岸街一带巷子里的小酒吧。我回到市中心。一个长得象模特的市政厅工作人员随着音乐节奏在打扫皮卡迪里大街衍生出来的一条街。这个场景如此熟悉,令我的脚步突然被《楚门的世界》综合症给征服了。不过和金凯利不同,我可没打算逃走。就像塞缪尔·约翰逊所说,“你不会找得到任何一个男人,自然是不包括聪明人在内,想离开伦敦的。”我还要说,任何一个女人也不会。淡出。

有用的地址Compartir

1, 14 Neal’s Yard, London WC2H 9DP
Chalk Farm Road, London NW1 8AH
109 Commercial Street, London E1 6BG
Bankside, London SE1 9TG
110 Bishopsgate, London, EC2N 4AY
77 Whitechapel High Street, London E1 7QX
Making of
其他passengers 6A杂志
Virgilio Martínez
既是大厨又是老板
“利马,要全部品尝一遍”
阅读采访 >
Liam Aldous
《MONOCLE》杂志驻西班牙记者
“马德里即将上演一场全新潮流。”
阅读采访 >
Cok Ratih
舞蹈家和企业家
“艺术不能与生活分开”
阅读采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