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

神明之岛

巴厘岛欢迎我们潜入水中,戴着面具跳舞直到天亮,漫游火山之间的雨 林,或者在悬崖上的一个寺庙里冥想。

每天早上,Alit 都会从他的船向外张望,然后将一个漂浮的小祭品放在 海面上。祭品装在编织的香蕉叶里,有米饭、熏香、鲜花或甜食。他闭 上眼睛,一边对着空气说话,一边用手做出几个让人惊讶的动作。“我 为自己做这些,也为你们。我认为今天我们能看到好多鱼。”他一边跟 我们说话,一边看着他的祭品随着摇动的海浪越来越远。“我会带你们 去一个让你们永世难忘的地方。” Alit 是我们今天的船长。他向我们展 示了 Nusa Penida 海岸他最喜欢的水下角落,这是一座距离巴厘岛 35 分钟的小岛,在潜水爱好者心中非常有名。据说到那里去就如同穿梭时 空,看看几十年前,当旅游业把这里变成蜜月或精神静修的理想目的地 之前的巴厘岛是什么样子。

所有巴厘人每天都倍加小心地准备祭品敬奉他们的神

所有的巴厘人就和 Alit 一样,每天都倍加小心地准备祭品敬奉他们的 神,并把祭品放在任何一个角落。这样的日常行为已经变成了一种几乎 艺术化的仪式,代表着巴厘岛精神的精髓。“它就像付出和接受一样简 单。”年轻的渔夫这样说。在巴厘岛,人们总能呼吸到幸福的气息,这 是由于印度教教义 Tri Hita Karana,字面意思是“获得身心舒适的三种 方式”。大部分巴厘人都遵循该教义,他们通过三重和谐寻求人的富 足:与他人、与自然和与神的和谐关系。也许这种和谐能解释总是围绕 着我们的笑脸。

与主要信仰伊斯兰教的其他印度尼西亚人不同,90%的巴厘人信仰印度 教。不过这里的印度教教义里从几个世纪之前就夹杂着佛教、万物有灵 论和古代信仰。这种宗教融合中包含着可持续和社区化的特色,使得巴 厘人总是有庆祝的理由。据估计,巴厘岛上的 4 百万居民拥有大约 2 万 寺庙。城市和公路上的嘈杂在寺庙里有了一定的秩序。在寺庙里举行各 种庆祝活动的首要问题就是维持好坏之间的平衡和谐。Besakih 母亲寺 或是位于海岸的 Tanah Lot 寺是最受崇敬的两个寺庙。

一座水下佛寺

巴厘岛位于所谓的太平洋珊瑚礁三角区,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海底生物多样性,是加勒比地区的7倍。最著名的潜水地是Nusa Penida和Nusa Lembongan,分别位于东部和西部的Menjangan岛。“当你在珊瑚丛中钻来钻去,你会发现千种色彩和形状的鱼;或是潜到五十年代建造的水下佛寺,这样你就再也不想做别的事了。”海洋生物学家和潜水教练Andrew这样解释道。

巴厘人每天都要与文化和艺术打交道,但也与神明相交。“当我们为大 家跳舞时,其实是在为神表演。这是一种尊重和创造力的表现方式。” 女舞者 Cok Ratih 如是说。根据她的说法,传统巴厘文化依旧鲜活,因 为它可以吸收来自其他地区的新的历史和技术。这些舞蹈代表了印度 《摩诃婆罗多》里的故事,受中国皮影戏启发排剧,而面具会让人联想 到日本美学。墨西哥艺术家 Miguel Covarrubias 在三十年代时曾预言, 巴厘岛文化可能会消失,于是他在岛上住了一段时间,用照片和绘画永 远记录下巴厘岛的风光。但是如今传统依然流传。传统的力量强大到许 多年轻人更希望加入一个甘美朗乐队,而不是一支足球队。

在这个“神明之岛”,甚至周围的自然风光也有神性。自然界也是庆祝 和献祭的对象。古老的参天大树是寺庙的主宰,火山是灵魂和护岛神明 的家园,而河水与海水都是活力和净化的来源。Sekumpul 七个瀑布的 水高达 80 米,以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冲向泳者。瀑布位于巴厘岛北部最 原始和最枝繁叶茂的区域——Singaraja 河谷。这里与巴厘中心区井然 有序的景象形成对比,在中心区 19500 公顷的土地被划分成梯田,用于 种植水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种名为“subak”的特殊灌溉系统归 为人类遗产。它将水平均分配到整个岛上。

许多年轻人更希望加入一个甘美朗乐队,而不是一支足球队。

在巴厘岛,一切都有一种社区感:以巨型葬礼塔为特色的火葬仪式就是这种感觉的完美例证。当装着逝者身体的公牛模型在火焰中燃烧,逝者的孙子告诉我们,前来参加仪式的家人和朋友们仿佛是来参加节日活动。“它会赶走厄运,帮助灵魂找到正确的道路。”这里的人将生命理解成时间的一个循环。

与海洋诸神比赛

冲浪是最能吸引外国游客的项目。征服海浪的过程就好像一场与巴厘人非常尊重的海洋诸神进行的战争或比赛。“现在人太多了,这里的海浪没什么攻击性,但是更南边的Uluwatu……完全不同。” Canggu海滩的一个冲浪指导员这样肯定地说。他所说的就是七十年代时冲浪运动员Gerry Lopez发现的、世界上最具传奇色彩的海浪之一,而那里也已成为澳大利亚人最钟爱之地。

“我之前没有意识到这里的所有人都在微笑,直到我在国外待了一段时间以后。” Ketut Siandana这样表示,他是NusaBay Menjangan酒店的建筑师和负责人。“所以我希望人们带走对巴厘岛统一和谐氛围的一记忆,在这里这种和谐体现在方方面面。”

有用的地址Compartir

Jl. Petitenget, Denpasar, Kabupaten Badung
Jl. Lanyahan, Banjar Nagi, Ubud, Gianyar
Jimbaran, Kuta Selatan, Badung
Kotal Beach, West Bali National Park, Banyuasri, Kec. Buleleng, Kabupaten Buleleng
JL. Sari dewi No. 12, Basangkasa Seminyak., Jl. Sari Dewi, Kuta-Bali
Jalan Raya Seminyak No. 21, Kuta
Jl. Petitenget No. 51B, Seminyak, Kuta, Kabupaten Badung
Jalan Batu Mejan No. 8, Canggu, Kuta Utara, Badung
Jalan Raya Jungut Batu, Jungutbatu, Nusapenida, Jungutbatu
Jl. Monkey Forest, Ubud
Making of
其他passengers 6A杂志
Virgilio Martínez
既是大厨又是老板
“利马,要全部品尝一遍”
阅读采访 >
Liam Aldous
《MONOCLE》杂志驻西班牙记者
“马德里即将上演一场全新潮流。”
阅读采访 >
Malik J. Fernando
迪尔玛茶叶公司(DILMAH TEA)总经理
“锡兰茶是斯里兰卡的树液。”
阅读采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