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rid

两个城市的历史

纯粹的随性。阿尔莫多瓦的说法是:“傲慢而完美”。有时显得很有大都会气氛,有时又任由传统做主。西班牙首都有一千张随意显示在你眼前的脸孔,为什么?因为它有这个能力。

“马德里是最西班牙化的城市,是一个最宜居、人最友善的地方,而且也是气候最好的地方。”这句话的作者 – 海明威 – 在马德里的时候,更愿意别人叫他的名字:欧内斯特。这位诺贝尔奖得主最后一次踏上马德里已经是50年前的事情了,但是有些东西对今天的我们来说还是没有变化。它的精华在于,即便是刚刚踏上这座城市,你也不会被当做外来人。

Cuatro Torres Bussiness Area

即便是刚刚踏上马德里,你也不会被当做外来人。

安东尼奥出生在安达卢西亚,但是好像一辈子都驾着出租车在驯服马德里的交通。他送了我一件跟奥地利人王朝心脏地区 – 马约尔广场 – 有关的历史轶事:自1617年建成以来,这个广场已经更换过十个名字了。他建议我去象征着西班牙黄金时代的 Letras 城区走一走,但是有一个地方是一定要去的:塞万提斯大街2号 – 《唐吉坷德》的作者生活和过世的地方。

普拉达博物馆收藏了全世界最重要的西班牙艺术品,而戈雅和委拉斯凯兹则是这里的宠儿。这两位画家的青铜塑像从近处注视着《宫娥》和《五月三日》。普拉达背后,几乎是悄悄地竖立着一座哥特式教堂和一栋现代化的内有回廊的红砖建筑。后者是建筑师拉斐尔·莫内欧博物馆的扩建部分,这位建筑师认为,过去与现在必须安详和谐地共存。
“你们没有《格尔尼卡》吗?”一位站在鲁本斯《三美神》画像前的女士问道。不对不对……巴勃罗·毕加索最有名的画作和他反战的呼吁是西班牙接纳参观者最多的博物馆 – 索菲亚皇后博物馆 – 的珍宝。
“艺术不分等级。”毕加索恰恰这样说过。建筑也没有等级。努维尔大楼是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设计的索菲亚皇后博物馆扩建,它巨大的天蓬将马德里的天空映成了红色。

最时髦的地方

旅行手册里常提到的马德里 Soho 区叫做 Chueca。Gran Via 大道边的奥斯卡室友酒店露台、卢卡斯菜园有机市场、普鲁斯特玛格达莱娜有机蛋糕店是三个让人没法夺走这个都市化城区的皇冠的足够理由。

《纽约时报》则称 Matadero 为“最新颖而另类的马德里艺术空间”:表演艺术、电影、音乐、设计、建筑或城市规划,所有这一切都收纳在由原来的工业屠宰场和家畜场改建而成的另类创新实验室中。

小城本质
马德里不需要象纽约或香港那样的天际线,也不需要摩天大楼来显示独我尊大。只需走上美术圈画廊的天台,就可以发现这个城市逃离了演练到每分每毫的精细建筑风格,而是骄傲地展现自己有些混乱但又视觉感强烈的新旧交替。

Museo de Arte Contemporáneo Reina Sofía

这在 Malasaña 城区尤其突出。狭窄的大街上到处都是穿着窄脚裤和塑胶眼镜的时尚人群。这里既有象 KikeKeller 这种白天是设计型商店、晚上是酒吧的时尚多功能空间,又有老旧的仍旧用着纸餐巾的小酒馆。士绅化这种城市再生现象让这个地区提高了价值,近年来更是获得了马德里“hipster”城区的正式称号。

Mercado de San Idelfonso

古老而时尚,和善又耍坏。“只有马德里才找得到的精髓。”海明威的结论。

卡斯特罗·厄雷苏埃罗在 El Palentino 酒吧的吧台后面已经干了60年了,看过了堪称马德里最多样化的人群进出过这个酒吧。尽管这样,看到排到转角处的等着进来的人群长龙,他还是禁不住要感到吃惊。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酒吧,天花板上装着日光灯,大堂里有几只老虎机。属于这个城区的一个充满传奇的地方。

外在美

1.5万株植物分布在24米高、共计460平米的直立空间内。这个以垂直花园为形式的城市之肺由英国植物专家帕特里克·布兰克为马德里 CaixaForum 文化中心设计,这是马德里还保留的少数几个工业化建筑之一。

Barbería Malayerba

Malasaña 的脏腑地带有一个地方,五月二日广场上的 Malayerba 复古剃须店,是男士们理发、剃须、“拯救世界”的地方。室内装修由吉耶莫·加西亚 – 奥斯设计,一下就能将你送回到上世纪50年代去。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在剃须的时候手里握着 iPhone 不放,你才会意识到这是现代。

贵族和资产阶级,衬衫与领带,不知道什么是世界危机的珍珠与皮包……Salamanca 区是马德里上等城区,有着西班牙最昂贵的大街:Serrano。与城市其他地方结构不同,以 Ortega 和 Gasset、Claudio Coello 和 Serrano 大街形成的直角或三角形集中了那些最豪华的品牌。Jorge Juan 大街则比较隐秘,里面充斥的小商店和店铺是任何一个热爱购物的人必须造访的地方。
II Tavolo Verde,马丁娜与莱奥经营的有机咖啡馆兼“古董市场”,是驻足休息的完美场所。你可以在十八世纪家具的围绕中喝上一杯咖啡,或者是买一只拿破仑三世时期的钉扣沙发带走。

古老而时尚,和善又耍坏。“只有马德里才找得到的精髓。”海明威的结论。二元的精髓。如果第一次没找到,那就再来一次吧。

有用的地址
Paseo del Prado, s/n
Plaza de Legazpi, 8
Calle Corredera Baja de San Pablo, 17
El Palentino
Calle del Pez, 8
Plaza Dos de Mayo, 3
Calle Villalar, 6
Plaza de Pedro Zerolo, 12
C/ San Lucas, 13
Calle de Regueros, 8
Paseo del Prado, 36
Making of
其他passengers 6A杂志
Virgilio Martínez
既是大厨又是老板
“利马,要全部品尝一遍”
阅读采访 >
Cok Ratih
舞蹈家和企业家
“艺术不能与生活分开”
阅读采访 >
Malik J. Fernando
迪尔玛茶叶公司(DILMAH TEA)总经理
“锡兰茶是斯里兰卡的树液。”
阅读采访 >